>   新闻中心  >  行业要闻  >   市检察院向社会发布防范金融风险七条建议

市检察院向社会发布防范金融风险七条建议

2017-09-21 15:20:15

近日,上海市检察院发布金融检察白皮书,通过对2016年本市金融犯罪案件情况特点、发展趋势以及内外诱因进行系统分析,着力就进一步完善上海金融市场法治秩序、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服务金融发展积极建言献策。
 

金融领域刑事案件特点趋势与犯罪风险大盘点


  全市检察机关去年共受理审查逮捕金融犯罪案件1238件1921人,审查起诉1683件2895人,件数下降21.3%,人数上升8%。

  非法集资案件高发

  共受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309件1189人,件数和人数同比分别上升206%和205%;集资诈骗案37件105人,件数与2015年持平,人数上升17%。大案频发,影响面广,“中晋系”“快鹿系”等多起案件的犯罪数额均超过百亿元,合计数额高达1000亿余元,涉及投资人20余万人。犯罪手法传销化、模式化,易复制扩散,如“申彤大大”等多起重大案件采用集团化、跨区域、多层级的运作模式,在公司成立至案发仅2年多的时间内,在全国30个省份建立分支机构5000余家,员工近10万人,非法吸收资金共计136亿余元。

  涉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刑事风险显著上升

  以互联网金融名义实施非法集资犯罪的案件105件,同比上升855%,占全年受理的非法集资案件总数的30%。涉P2P刑事案件多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销售模式,在线上平台开展业务的同时,在线下设立实体网点,通过电话、小广告等进行非法集资案件暴露出市场准入环节存在监管薄弱点,如投资咨询、资产管理、信息服务类公司工商注册手续简便,注册后缺乏监管;对于正规金融机构之外的市场主体销售的理财产品存在监管空白。

  非法经营金融业务犯罪迷惑性大

  出现多起在正规交易场所之外非法经营金融业务的案件,如本市首例非法经营股指期货案中,林某某等人未经主管部门批准,招揽投资人在其公司提供的平台上进行股指期货交易,并模拟正规期货交易规则进行操作,而实际该平台未对接场内交易平台,造成投资人重大经济损失。

  外汇犯罪突增
  共受理非法经营外汇汇兑案15件25人,件数和人数同比分别上升88%和178%;逃汇案5件11人、骗购外汇案2件10人行为人多利用离岸公司、离岸账户虚构转口贸易背景实施套利受国内外经济形势、金融政策等影响,跨境资金流动的不确定性增大,部分企业避险或套利的意愿增强,造成外汇犯罪上升。

  金融新市场、新业务存在重大犯罪风险

  银行业新推出的电子承兑汇票业务被不法分子所利用;证券业发生非法经营股指期货、利用高频程序化交易操纵期货市场、利用“新三板”股票实施非法经营犯罪等新类型案件。其中反映出部分金融机构推出新产品、新业务时缺乏风险评估,难以预防犯罪;部分机构未履行审核义务,导致非合格投资人进场投资等。
 

防控金融风险对策建议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7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要求,完善金融市场体系,推进构建现代金融监管框架,加快转变金融发展方式,健全金融法治,保障国家金融安全,促进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健康发展。上海市检察机关在依法惩治金融犯罪的同时,结合办案中发现的突出问题与犯罪风险,提出七条完善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的建议。

  1.完善制度供给,明确“游戏规则”

  针对理财产品泛滥的现状,立法部门和金融监管部门要及时建立健全法律法规,明确界定理财产品的法律性质,明晰各金融机构在发行理财产品中的风险管理、运作规程和信息披露责任进一步出台金融创新的发展指引等规范性文件,对金融创新的组织形式、操作规则、从业人员资质等方面作出明确规定。

  2.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事中事后监管

  完善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市场准入机制,在注册资本、高级管理人员从业资质、业务模式、风险控制和资金管理等方面设置行业准入门槛。建立有序的退出接管机制,加强对投资人权益的保护,维护金融监管秩序公平和稳定。建立强制性的经营信息披露机制,保障投资人知情权。明晰债权拆分、类资产证券化等法律概念,划清合法与非法的界限,防止借金融创新之名实施犯罪。

  3.优化监管技术,构建“互联网+”时代金融犯罪“防火墙

  由分业监管向行为监管转变,针对“互联网+”时代许多金融产品的底层资产相互渗透、产品性质难以界定的实际,建议“行三会”形成有效的监管信息共享机制,填补分业监管产生的“真空地带”。由重视场内监管向场内、场外双监管转变,加大对银行、证券、期货场所之外金融行为的排摸和整顿。实行分类管理与处置:对假借互联网之名行非法集资之实的,依法严厉打击对合规类的互联网企业,做好服务、引导和鼓励;对经营不规范风险等级较高的企业,及时督促整改。充分运用大数据等技术,尽早发现和打击非法集资活动,将损失波及面降至最低。

  4.完善金融机构内控机制

  针对不同金融产品、不同环节,制定有针对性的流程与规章制度。对新金融产品,充分预估风险,完善产品设计;对传统的重点业务,及时调整完善相关制度规范。充分发挥金融系统的监察、内审、稽核等为主的监督检查体系的作用,重点对银行信贷、保险退保、车险定损等易发生犯罪的岗位或环节加强检查力度,建立和实行责任追究制。对从业人员加强职业道德教育,提高诚信意识和法律意识。

  5.加强对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和各项金融改革措施的研判

  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新形势下,金融机构应及时调整业务政策,严防加杠杆炒作和交叉性风险,减少资金在金融领域空转套利,加大对实体经济的资金支持,不断推动产业结构的优化。监管部门和司法部门应及时梳理总结金融违法犯罪案件特点规律,发挥各自优势,形成惩治合力,提早应对和防范金融违法犯罪,维护和净化市场环境。

  6.提升市场主体的规则意识,培养市场成熟度

  融资方、金融平台等主体应严格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及时提供真实、完整的经营信息,让金融消费者明明白白消费。交易场所、券商、承销商等应尽职履行审核义务、风险告知义务,对高风险产品加强净资产、最低投资额、保证金等审核。投资人需树立正确的投资理念,充分了解相关金融产品及交易规则,提高自身的风险意识和法律意识。

  7加大司法打击和维稳工作力度

  依法严厉打击金融犯罪,打早打小,保持对严重金融犯罪特别是非法集资等涉众型金融犯罪的高压态势。及时采取有力措施追查涉案资产,力求将对投资人的损失降到最低。在刑事案件处理过程中,制定妥善应对投资人维权行为的应急预案,及时排查化解不稳定因素。司法机关要强化内部协调,通报案件信息,统一处理尺度,防止因认识差异造成案件处理不平衡而引发不稳定因素。